Sam23gen

三國史記 卷第二十三 百済本紀第一  始祖温祚王  (原文)

 百濟始祖 温祚王 其父鄒牟 或云朱蒙 自北扶餘逃難 至卒本扶餘 扶餘王無子 只有三女子 見朱蒙 知非常人 以第二女妻之 未幾 扶餘王薨 朱蒙嗣位 生二子 長曰沸流 次曰温祚 【或云 朱蒙到卒本 娶越郡女 生二子】 及朱蒙在北扶餘所生子來爲太子 沸流・温祚 恐爲太子所不容 遂與烏干・馬黎等十臣南行 百姓從之者多 遂至漢山 登負兒嶽 望可居之地 沸流欲居於海濱 十臣諫曰 惟此河南之地 北帶漢水 東據高岳 南望沃澤 西阻大海 其天險地利 難得之勢 作都於斯 不亦宜乎 沸流不聽 分其民 歸彌鄒忽以居之 温祚都河南慰禮城 以十臣爲輔翼 國號十濟 是前漢成帝鴻嘉三年也 沸流以彌鄒 土濕水鹹 不得安居 歸見慰禮 都邑鼎定 人民安泰 遂慙悔而死 其臣民皆歸於慰禮 後以來時百姓樂從 改號百濟 其世系與高句麗 同出扶餘 故以扶餘爲氏 【一云 始祖沸流王 其父優台 北扶餘王解扶婁庶孫 母召西奴 卒本人延勃之女 始歸于優台 生子二人 長曰沸流 次曰温祚 優台死 寡居于卒本 後朱蒙不容於扶餘 以前漢建昭二年 春二月 南奔至卒本 立都號高句麗 娶召西奴爲妃 其於開基創業 頗有内助 故朱蒙寵接之特 厚 待沸流等如己子 及朱蒙在扶餘所生禮氏子孺留來 立之爲太子 以至嗣位焉 於是 沸流謂弟温祚曰 始大王避扶餘之難 逃歸至此 我母氏傾家財 助成邦業 其勸勞多矣 及大王厭世 國家屬於孺留 吾等徒在此 鬱鬱如疣贅 不如奉母氏 南遊卜地 別立國都 遂與弟率黨類 渡帶二水 至彌鄒忽以居之 北史及隋書皆云 東明之後有仇台 篤於仁信 初立國于帶方故地 漢遼東太守公孫度以女妻之 遂爲東夷強國 未知孰是】

 元年 夏五月 立東明王廟

 二年 春正月 王謂群臣曰 靺鞨連我北境 其人勇而多詐 宜繕兵積穀 爲拒守之計 三月 王以族父乙音 有智識膽力 拜爲右輔 委以兵馬之事

 三年 秋九月 靺鞨侵北境 王帥勁兵 急撃大敗之 賊生還者十一二 冬十月 雷 桃李華

 四年 春夏 旱 饑疫 秋八月 遣使樂浪修好

 五年 冬十月 巡撫北邊 獵獲神鹿

 六年 秋七月辛未晦 日有食之

 八年 春二月 靺鞨賊三千 來圍慰禮城 王閉城門不出 經旬 賊糧盡而歸 王簡鋭卒 追及大斧 一戰克之 殺虜五百餘人 秋七月 築馬首城 竪甁山柵 樂浪太守使告曰 頃者 聘問結好 意同一家 今逼我疆 造立城柵 或者其有蠶食之謀乎 若不渝舊好 城破柵 則無所猜疑 苟或不然 請一戰以決勝負 王報曰 設險守國 古今常道 豈敢以此有渝於和好 宜若執事之所不疑也 若執事恃強出師 則小國亦有以待之耳 由是 與樂浪失和

 十年 秋九月 王出獵 獲神鹿 以送馬韓 冬十月 靺鞨寇北境 王遣兵二百 拒戰於昆彌川上 我軍敗績 依靑木山自保 王親帥精騎一百 出烽救之 賊見之即退

 十一年 夏四月 樂浪使靺鞨襲破甁山柵 殺掠一百餘人 秋七月 設禿山・拘川両柵 以塞樂浪之路

 十三年 春二月 王都老嫗化爲男 五虎入城 王母薨 年六十一歳 夏五月 王謂臣下曰 國家東有樂浪 北有靺鞨 侵軼疆境 少有寧日 況今妖祥見 國母棄養 勢不自安 必將遷國 予昨出巡 觀漢水之南 土壤膏腴 宜都於彼 以圖久安之計 秋七月 就漢山下 立柵 移慰禮城民戸 八月 遣使馬韓 告遷都 遂晝定疆場 北至河 南限熊川 西窮大海 東極走壤 九月 立城

 十四年 春正月 遷都 二月 王巡撫部落 務勸農事 秋七月 築城漢江西北 分漢城民

 十五年 春正月 作新宮室 儉而不陋 華而不侈

 十七年 春 樂浪來侵 焚慰禮城 夏四月 立廟以祀國母

 十八年 冬十月 靺鞨掩至 王帥兵 逆戰於七重河 虜獲酋長素牟 送馬韓 其餘賊盡坑之 十一月 王欲襲樂浪牛頭山城 至臼谷 遇大雪乃還

 二十年 春二月 王設大壇 親祠天地 異鳥五來翔 

 二十二年 秋八月 築石頭・高木二城 九月 王帥騎兵一千 獵斧遼東 遇靺鞨賊 一戰破之 虜獲生口 分賜將士

 二十四年 秋七月 王作熊川柵 馬韓王遣使責讓曰 王初渡河 無所容足 吾割東北一百里之地安之 其待王不爲不厚 宜思有以報之 今以國完民聚 謂莫與我敵 大設城池 侵犯我封疆 其如義何 王慙遂壞其柵

 二十五年 春二月 王宮井水暴溢 漢城人家馬生牛 一首二身 日者曰 井水暴溢者 大王興之兆也 牛一首二身者 大王并鄰國之應也 王聞之喜 遂有并呑辰・馬之心

 二十六年 秋七月 王曰 馬韓漸弱 上下離心 其勢不能久 儻爲他所并 則唇亡齒寒 悔不可及 不如先人而取之 以免後艱 冬十月 王出師 陽言田獵 潛襲馬韓 遂并其國邑 唯圓山・錦二城 固守不下

 二十七年 夏四月 二城降 移其民於漢山之北 馬韓遂滅 秋七月 築大豆山城

 二十八年 春二月 立元子多婁爲太子 委以内外兵事 夏四月 隕霜害麥

 三十一年 春正月 分國内民戸爲南北部 夏四月 雹 五月 地震 六月 又震

 三十三年 春夏 大旱 民饑相食 盜賊大起 王撫安之 秋八月 加置東西二部

 三十四年 冬十月 馬韓舊將周勤 據牛谷城叛 王躬帥兵五千 討之 周勤自經 腰斬其尸 并誅其妻子

 三十六年 秋七月 築湯井城 分大豆城民戸居之 八月 修葺圓山・錦二城 築古沙夫里城

 三十七年 春三月 雹大如子 雀遇者死 夏四月 旱 至六月乃雨 漢水東北部落饑荒 亡入高句麗者一千餘戸 帶之間 空無居人

 三十八年 春二月 王巡撫 東至走壤 北至河 五旬而返 三月 發使勸農桑 其以不急之事擾民者 皆除之 冬十月 王築大壇 祠天地

 四十年 秋九月 靺鞨來攻述川城 冬十一月 又襲斧城 殺掠百餘人 王命勁騎二百拒撃之

 四十一年 春正月 右輔乙音卒 拜北部解婁爲右輔 解婁本扶餘人也 神識淵奧 年過七十 膂力不愆 故用之 二月 發漢水東北諸部落人年十五歳以上 修營慰禮城

 四十三年 秋八月 王田牙山之原五日 九月 鴻鴈百餘集王宮 日者曰 鴻鴈民之象也 將有遠人來投者乎 冬十月 南沃沮仇頗解等二十餘家 至斧壤納款 王納之 安置漢山之西

 四十五年 春夏 大旱 草木焦枯 冬十月 地震 傾倒人屋

 四十六年 春二月 王薨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