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guk Sagi Scroll 15 RAW

太祖大王 【或云 国祖王】 讳宫 小名于漱 琉璃王子古邹加再思之子也 母太后扶余人也 慕本王薨 太子不肖 不足以主社稷 国人迎宫继立 王生而开目能视 幼而岐嶷 以年七歳 太后垂帘听政
 三年 春二月 筑辽西十城 以备汉兵 秋八月 国南蝗害谷
 四年 秋七月 伐东沃沮 取其土地为城邑 拓境东至沧海 南至萨水
 七年 夏四月 王如孤岸渊观鱼 钓得赤翅白鱼 秋七月 京都大水 漂没民屋
 十年 秋八月 东猎得白鹿 国南飞蝗害谷
 十六年 秋八月 曷思王孙都头 以国来降 以都头为于台 冬十月 雷
 二十年 春二月 遣贯那部沛者达贾 伐藻那 虏其王 夏四月 京都旱
 二十二年 冬十月 王遣桓那部沛者薛儒 伐朱那 虏其王子乙音为古邹加
 二十五年 冬十月 扶余使来 献三角鹿・长尾兔 王以为瑞物 大赦 十一月 京都雪三尺
 四十六年 春三月 王东巡栅城 至栅城西山 获白鹿 及至栅城 与群臣宴飮 赐栅城守吏物段有差 遂纪功于岩 乃还 冬十月 王至自栅城
 五十年 秋八月 遣使安抚栅城
 五十三年 春正月 扶余使来献虎 长丈二 毛色甚明而无尾 王遣将入汉辽东 夺掠六县 太守耿出兵拒之 王军大败 秋九月 耿撃破貊人
 五十五年 秋九月 王猎质山阳 获紫 冬十月 东海谷守献朱豹 尾长九尺
 五十六年 春大旱 至夏赤地 民饥 王发使赈恤
 五十七年 春正月 遣使如汉 贺安帝加元服
 五十九年 遣使如汉 贡献方物 求属玄菟 【通鉴言 是年三月 丽王宫与秽貊寇玄菟 不知或求属或寇耶 抑一误耶】
 六十二年 春三月 日有食之 秋八月 王巡守南海 冬十月 至自南海
 六十四年 春三月 日有食之 冬十二月 雪五尺
 六十六年 春二月 地震 夏六月 王与秽貊袭汉玄菟 攻华丽城 秋七月 蝗・雹害谷 八月 命所司举贤良孝顺 问鳏寡孤独及老不能自存者 给衣食
 六十九年 春 汉幽州刺史冯焕・玄菟太守姚光・辽东太守蔡讽 等 将兵来侵 撃杀秽貊渠帅 尽获兵马财物 王乃遣弟遂成 领兵二千余人 逆焕・光等 遂成遣使诈降 焕等信之 遂成因据险以遮大军 潜遣三千人 攻玄菟・辽东二郡 焚其城郭 杀获二千余人 夏四月 王与鲜卑八千人 往攻辽队县 辽东太守蔡讽 将兵出于新昌 战没 功曹掾龙端・兵马掾公孙 以身扞讽 倶没于阵 死者百余人 冬十月 王幸扶余 祀太后庙 存问百姓穷困者 赐物有差 肃愼使来 献紫狐裘及白鹰・白马 王宴劳以遣之 十一月 王至自扶余 王以遂成统军国事 十二月 王率马韩・秽貊一万余骑 进围玄菟城 扶余王遣子尉仇台 领兵二万 与汉兵并力拒战 我军大败
 七十年 王与马韩・秽貊侵辽东 扶余王遣兵救破之 【马韩以百济温祚王二十七年灭 今与丽王行兵者 盖灭而复兴者欤】
 七十一年 冬十月 以沛者穆度娄为左辅 高福章为右辅 令与遂成 参政事
 七十二年 秋九月 庚申晦 日有食之 冬十月 遣使入汉朝贡 十一月 京都地震
 八十年 秋七月 遂成猎于倭山 与左右宴 于是 贯那于台弥儒・桓那于台支留・沸流那皀衣阳神等 阴谓遂成曰 初 慕本之薨也 太子不肖 群寮欲立王子再思 再思以老让子者 欲使兄老弟及 今王既已老矣 而无让意 惟吾子计之 遂成曰 承袭必嫡 天下之常道也 王今虽老 有嫡子在 岂敢觊觎乎 弥儒曰 以弟之贤 承兄之后 古亦有之 子其勿疑 于是 左辅沛者穆度娄 知遂成有异心 称疾不仕
 八十六年 春三月 遂成猎于质阳 七日不归 戯乐无度 秋七月 又猎箕丘 五日乃反 其弟伯固谏曰 祸福无门 惟人所召 今子以王弟之亲 为百寮之首 位已极矣 功亦盛矣 宜以忠义存心 礼让克己 上同王德 下得民心 然后富贵不离于身 而祸乱不作矣 今不出于此 而贪乐忘忧 窃为足下危之 答曰 凡人之情 谁不欲富贵而欢乐者哉 而得之者 万无一耳 今吾居可乐之势 而不能肆志 将焉用哉 遂不从
 九十年 秋九月 丸都地震 王夜梦 一豹啮断虎尾 觉而问其吉凶 或曰 虎者百兽之长 豹者同类而小者也 意者 王之族类 殆有谋绝大王之后者乎 王不悦 谓右辅高福章曰 我昨梦有所见 占者之言如此 为之奈何 答曰 作不善 则吉变为凶 作善 则灾反为福 今大王忧国如家 爱民如子 虽有小异 庸何伤乎
 九十四年 秋七月 遂成猎于倭山之下 谓左右曰 大王老而不不死 吾齿即将暮矣 不可待也 惟愿左右为我计之 左右皆曰 敬从命矣 于是 一人独进曰 向 王子有不祥之言 而左右不能直谏 皆曰敬从命者 可谓奸且谀矣 吾欲直言 未知尊意如何 遂成曰 子能直言 药石也 何疑之有 其人对曰 今大王之贤 内外无异心 子虽有功 率下奸谀之人 谋废明上 此 何异将以单缕万钧之重 而倒曳乎 虽复愚人 犹知其不可也 若王子改图易虑 孝顺事上 则大王深知王子之善 必有揖让之心 不然则祸将及也 遂成不悦 左右妒其直 谗于遂成曰 王子以大王年老 恐国祚之危 欲为后图 此人妄言如此 我等惟恐漏泄 以致患也 宜杀以灭口 遂成从之 秋八月 王遣将 袭汉辽东西安平县 杀带方令 掠得乐浪太守妻子 冬十月 右辅高福章言于王曰 遂成将叛 请先诛之 王曰 吾既老矣 遂成有功于国 吾将禅位 子无烦虑 福章曰 遂成之为人也 忍而不仁 今日受大王之禅 则明日害大王之子孙 大王但知施惠于不仁之弟 不知贻患于无辜之子孙 愿大王熟计之 十二月 王谓遂成曰 吾既老 倦于万机 天之数在汝躬 况汝内参国政 外摠军事 久有社稷之功 允塞臣民之望 吾所付托 可谓得人 作其即位 永孚于休 乃禅位 退老于别宫 称为太祖大王 【后汉书云 安帝建光元年 高句丽王宫死 子遂成立 玄菟太守姚光上言 欲因其丧 发兵撃之 议者皆以为可许 尚书陈忠曰 宫前桀黠 光不能讨 死而撃之非义也 宜遣吊问 因责让前罪 赦不加诛 取其后善安帝从之 明年 遂成还汉生口 案海东古记  高句丽国祖王高宫 以后 汉建武二十九年癸巳 即位 时年七歳 国母摄政 至孝桓帝本初元年丙戌 逊位让母弟遂成 时宫年一百歳 在位九十四年 则建光元年 是宫在位第六十九年 则汉书所记 与古记抵 不相符合 岂汉书所记误耶】
次大王 讳遂成 太祖大王同母弟也 勇壮有威严 小仁慈 受太祖大王推让 即位 时年七十六
 二年 春二月 拜贯那沛者弥儒为左辅 三月 诛右辅高福章 福章临死叹曰 痛哉冤乎 我当时为先朝近臣 其可见贼乱之人 默然不言哉 恨先君不用吾言 以至于此 今君甫陟大位 宜新政教以示百姓 而以不义杀一忠臣 吾与其生于无道之时 不如死之速也 乃即刑 远近闻之 莫不愤惜 秋七月 左辅穆度娄称疾退老 以桓那于台支留为左辅 加爵为大主簿 冬十月 沸流那阳神为中畏大夫 加爵为于台 皆王之故旧 十一月 地震
 三年 夏四月 王使人杀太祖大王元子莫勤 其弟莫德恐祸连及 自缢
 论曰 昔宋宣公不立其子与夷 而立其弟缪公 小不忍乱大谋 以致累世之乱 故春秋大居正 今太祖王不知义 轻大位 以授不仁之弟 祸及一忠臣二爱子 可胜叹耶 秋七月 王田于平儒原 白狐随而鸣 王射之不中 问于师巫 曰 狐者妖兽非吉祥 白其色 尤可怪也 然天不能谆谆其言 故示以妖怪者 欲令人君恐惧修省 以自新也 君若修德 则可以转祸为福 王曰 凶则为凶 吉则为吉 尔既以为妖 又以为福 何其诬耶 遂杀之
 四年 夏四月 丁卯晦 日有食之 五月 五星聚于东方 日者畏王之怒 诬告曰 是君之德也 国之福也 王喜 冬十二月 无冰
 八年 夏六月 陨霜 冬十二月 雷 地震 晦 客星犯月
 十三年 春二月 星孛于北斗 夏五月 甲戌晦 日有食之
 二十年 春正月 晦 日有食之 三月 太祖大王薨于别宫 年百十九歳 冬十月 椽那皀衣明临答夫 因民不忍 弑王 号为次大王 

 三国史记 卷第十五  

http://zh.wikisource.org/zh-hans/三國史記/卷1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