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guk Sagi Scroll 16 RAW

新大王 諱伯固 固一作句 太祖大王之季弟 儀表英特 性仁恕 初次大王無道 臣民不親附 恐有禍亂 害及於己 遂遁於山谷 及次大王被弒 左輔支留與群公議 遣人迎致 及至 支留跪獻國璽曰 先君不幸棄國 雖有子 不克有國家 夫人之心 歸於至仁 謹拜稽首 請即尊位 於是 俯伏三讓而后即位 時年七十七歳
 二年 春正月 下令曰 寡人生忝王親 本非君德 向屬友於之政 頗乖貽厥之謨 畏害難安 離群遠遁 聞凶訃 但極哀摧 豈謂百姓樂推 群公勸進 謬以眇末 據於崇高 不敢遑寧 如渉淵海 宜推恩而及遠 遂與眾而自新 可大赦國內 國人既聞赦令 無不歡呼慶抃 曰 大哉 新大王之德澤也 初明臨答夫之難 次大王太子鄒安逃竄 及聞嗣王赦令 即詣王門告曰 向國有災禍 臣不能死 遁於山谷 今聞新政 敢以罪告 若大王據法定罪 棄之市朝 惟命是聽 若賜以不死 放之遠方 則生死肉骨之惠也 臣所願也 非敢望也 王即賜狗山瀨﹒婁豆谷二所 仍封為讓國君 拜答夫為國相 加爵為沛者 令知內外兵馬兼領梁貊部落 改左﹒右輔為國相 始於此
 三年 秋九月 王如卒本 祀始祖廟 冬十月 王至自卒本
 四年 漢玄菟郡太守耿臨來侵 殺我軍數百人 王自降乞屬玄菟
 五年 王遣大加優居﹒主簿然人等 將兵助玄菟太守公孫度 討富山賊
 八年 冬十一月 漢以大兵向我 王問群臣 戰守孰便 眾議曰 漢兵恃眾輕我 若不出戰 彼以我為怯 數來 且我國山險而路隘 此所謂 一夫當關 萬夫莫當者 也 漢兵雖眾 無如我何 請出師御之 答夫曰 不然 漢國大民眾 今以強兵遠斗 其鋒不可當也 而又兵眾者宜戰 兵少者宜守 兵家之常也 今漢人千裡轉糧 不能持久 若我深溝高壘 淸野以待之 彼必不過旬月 飢困而歸 我以勁卒薄之 可以得志 王然之 嬰城固守 漢人攻之不克 士卒飢餓引還 答夫帥數千騎追之 戰於坐原 漢軍大敗 匹馬不反 王大悅 賜答夫坐原及質山 為食邑
 十二年 春正月 群臣請立太子 三月 立王子男武 為王太子
 十四年 冬十月 丙子晦 日有食之
 十五年 秋九月 國相答夫卒 年百十三歳 王自臨慟 罷朝七日 乃以禮葬於質山 置守墓二十家 冬十二月 王薨 葬於故國谷 號為新大王
故國川王 或雲國襄 諱男武 或雲伊夷謨 新大王伯固之第二子 伯固薨 國人以長子拔奇不肖 共立伊夷謨為王 漢獻帝建安初 拔奇怨為兄而不得立 與消奴加 各將下戸三萬余口 詣公孫康降 還住沸流水上 王身長九尺 姿表雄偉 力能扛鼎 事聽斷 寬猛得中
 二年 春二月 立妃於氏為王后 后提那部於素之女也 秋九月 王如卒本 祀始祖廟
 四年 春三月 甲寅夜 赤氣貫於大微如蛇 秋七月 星孛於大微
 六年 漢遼東太守興師伐我 王遣王子須拒之 不克 王親帥精騎往 與漢軍戰於坐原 敗之 斬首山積
 八年 夏四月 乙卯 惑守心 五月 壬辰晦 日有食之
 十二年 秋九月 京都雪六尺 中畏大夫沛者於留﹒評者左可慮 皆以王后親戚 執國權柄 其子弟並恃勢驕侈 掠人子女 奪人田宅 國人怨憤 王聞之 怒欲誅之 左可慮等與四椽那謀叛
 十三年 夏四月 左可慮等聚眾 攻王都 王徴畿內兵馬平之 遂下令曰 近者 官以寵授 位非德進 毒流百姓 動我王家 此寡人不明所致也 令汝四部 各舉賢良在下者 於是 四部共舉東部晏留 王徴之 委以國政 晏留言於王曰 微臣庸愚 固不足以參大政 西鴨谷左勿村乙巴素者 琉璃王大臣乙素之孫也 性質剛毅 智慮淵深 不見用於世 力田自給 大王若欲理國 非此人則不可 王遣使 以卑辭重禮聘之 拜中畏大夫 加爵為於台 謂曰 孤叨承先業 處臣民之上 德薄才短 未濟於理 先生藏用晦明 窮處草澤者久矣 今不我棄 幡然而來 非獨孤之喜幸 社稷生民之福也 請安承教 公其盡心 巴素意雖許國 謂所受職不足以濟事 乃對曰 臣之駑蹇 不敢當嚴命 願大王選賢良 授高官 以成大業 王知其意 乃除為國相 令知政事 於是 朝臣國戚 謂素以新間舊 疾之 王有教曰 無貴賤 苟不從國相者族之 素退而告人曰 不逢時則隱 逢時則仕 士之常也 今上待我以厚意 其可復念舊隱乎 乃以至誠奉國 明政教 愼賞罰 人民以安 內外無事 冬十月 王謂晏留曰 若無子之一言 孤不能得巴素以共理 今庶績之凝 子之功也 乃拜為大使者
 論曰 古先哲王之於賢者也 立之無方 用之不惑 若殷高宗之傅說 蜀先主之孔明 秦苻堅之王猛 然后賢在位 能在職 政教修明 而國家可保 今王決然獨斷 拔巴素於海濱 不撓眾口 置之百官之上 而又賞其舉者 可謂得先王之法矣
 十六年 秋七月 墮霜殺谷 民飢 開倉賑給 冬十月 王畋於質陽 路見坐而哭者 問 何以哭為 對曰 臣貧窮 常以佣力養母 今歳不登 無所佣作 不能得升斗之食 是以哭耳 王曰 嗟乎 孤為民父母 使民至於此極 孤之罪也 給衣食以存撫之 仍命內外所司 博問鰥寡孤獨老病貧乏不能自存者 救恤之 命有司 毎年自春三月至秋七月 出官谷 以百姓家口多少 賑貸有差 至冬十月還納 以為恆式 內外大悅
 十九年 中國大亂 漢人避亂來投者甚多 是漢獻帝建安二年也 夏五月 王薨 葬於故國川原 號為故國川王 
 山上王 諱延優 一名位宮 故國川王之弟也 魏書雲 朱蒙裔孫宮 生而開目能視 是為太祖 今王是太祖曾孫 亦生而視人 似曾祖宮 高句麗呼相似為位 故名位宮雲 故國川王無子 故延優嗣立 初故國川王之薨也 王后於氏 秘不發喪 夜往王弟發宅 曰 王無后 子宜嗣之 發不知王薨 對曰 天之數有所歸 不可輕議 況婦人而夜行 豈禮雲乎 后慚 便往延優之宅 優起衣冠 迎門入座宴飮 王后曰 大王薨 無子 發作長當嗣 而謂妾有異心 暴慢無禮 是以見叔 於是 延優加禮 親自操刀割肉 誤傷其指 后解裙帶 裹其傷指 將歸 謂延優曰 夜深恐有不虞 子其送我至宮 延優從之 王后執手入宮 至翌日質明 矯先王命 令群臣立延優為王 發聞之大怒 以兵圍王宮 呼曰 兄死弟及禮也 汝越次篡奪大罪也 宜速出 不然則誅及妻孥 延優閉門三日 國人又無從發者 發知難 以妻子奔遼東 見太守公孫度 告曰 某高句麗王男武之母弟也 男武死 無子 某之弟延優與嫂於氏謀即位 以廢天倫之義 是用憤恚 來投上國 伏願假兵三萬 令撃之 得以平亂 公孫度從之 延優遣弟須 將兵御之 漢兵大敗 須自為先鋒追北 發告須曰 汝今忍害老兄乎 須不能無情於兄弟 不敢害之 曰 延優不以國讓 雖非義也 爾以一時之憤 欲滅宗國 是何意耶 身沒之后 何面目以見先人乎 發聞之 不勝慚悔 奔至裴川 自刎死 須哀哭 收其尸 草葬訖而還 王悲喜 引須內中宴 見以家人之禮 且曰 發請兵異國 以侵國家 罪莫大焉 今子克之 縱而不殺足矣 及其自死 哭甚哀 反謂寡人無道乎 須愀然銜涙而對曰 臣今請一言而死 王曰 何也 須曰 王后雖以先王遺命立大王 大王不以禮讓之 曾無兄弟友恭之義 臣欲成大王之美 故收尸殯之 豈圖此逢大王之怒乎 大王若以仁忘惡 以兄喪禮葬之 孰謂大王不義乎 臣既以言之 雖死猶生 請出受誅有司 王聞其言 前席而坐 溫顏慰諭曰 寡人不肖 不能無惑 今聞子之言 誠知過矣 願子無責 王子拜之 王亦拜之 盡歡而罷 秋九月 命有司 奉迎發之喪 以王禮葬於裴嶺 王本因於氏得位 不復更娶 立於氏為后
 二年 春二月 筑丸都城 夏四月 赦國內二罪已下
 三年 秋九月 王畋於質陽
 七年 春三月 王以無子 於山川 是月十五夜 夢天謂曰 吾令汝少后生男勿憂 王覺語群臣曰 夢天語我 諄諄如此 而無少后奈何 巴素對曰 天命不可測 王其待之 秋八月 國相乙巴素卒 國人哭之慟 王以高優婁為國相
 十二年 冬十一月 郊豕逸 掌者追之 至酒桶村 躑躅不能捉 有一女子 年二十許 色美而艶 笑而前執之 然后追者得之 王聞而異之 欲見其女 微行夜至女家 使侍人說之 其家知王來不敢拒 王入室 召其女 欲御之 女告曰 大王之命 不敢避 若幸而有子 願不見遺 王諾之 至丙夜 王起還宮
 十三年 春三月 王后知王幸酒桶村女 妒之 陰遣兵士殺之 其女聞知 衣男服逃走 追及欲害之 其女問曰 爾等今來殺我 王命乎 王后命乎 今妾腹有子 實王之遺體也 殺妾身可也 亦殺王子乎 兵士不敢害 來以女所言告之 王后怒 必欲殺之而未果 王聞之 乃復幸女家 問曰 汝今有娠 是誰之子 對曰 妾平生不與兄弟同席 況敢近異姓男子乎 今在腹之子 實大王之遺體也 王慰藉贈與甚厚 乃還告王后 竟不敢害 秋九月 酒桶女生男 王喜曰 此天賚予嗣胤也 始自郊豕之事 得以幸其母 乃名其子曰郊 立其母為小后 初小后母孕未產 巫卜之曰 必生王后 母喜 及生名曰 后女 冬十月 王移都於丸都
 十七年 春正月 立郊王太子
 十一年 秋八月 漢平州人夏瑤 以百姓一千余家來投 王納之 安置柵城 冬十月 雷 地震 星孛於東北
 二十三年 春二月 壬子晦 日有食之
 二十四年 夏四月 異鳥集於王庭
 二十八年 王孫然弗生
 三十一年 夏五月 王薨 葬於山上陵 號為山上王

 三國史記 卷第十六

From http://zh.wikisource.org/zh-hans/三國史記/卷1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