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guk Sagi Scroll 20 RAW

婴阳王 一云平阳 讳元 一云大元 平原王长子也 风神俊爽 以济世安民自任 平原王在位七年 立为太子 三十二年 王薨 太子即位 隋文帝遣使拜王为上开府仪同三司 袭爵辽东郡公 赐衣一袭
 二年 春正月 遣使入隋 奉表谢恩进奉 因请封王 帝许之 三月 策封为高句丽王 仍赐车服 夏五月 遣使谢恩
 三年 春正月 遣使入隋朝贡
 八年 夏五月 遣使入隋朝贡
 九年 (春二月) 王率靺鞨之众万余 侵辽西 营州摠管韦冲撃退之 隋文帝闻而大怒 命汉王谅・王世积并为元帅 将水陆三十万来伐 夏六月 帝下诏黜王官爵 汉王谅军出临渝关 値水馈转不继 军中乏食 复遇疾疫 周罗自东泛海 趣平壤城 亦遭风 多漂没 秋九月 师还 死者十八九 王亦恐惧 遣使谢罪 上表称 辽东粪土臣某 帝于是罢兵 待之如初 百济王昌遣使奉表 请为军导 帝下诏谕以 高句丽服罪 朕已赦之 不可致伐 厚其使而遣之 王知其事 侵掠百济之境
 十一年 春正月 遣使入隋朝贡 诏大学博士李文眞 约古史为新集五卷 国初始用文字时 有人记事一百卷 名曰留记 至是删修
 十四年 (秋八月) 王遣将军高胜 攻新罗北汉山城 罗王率兵过汉水 城中鼓噪相应 胜以彼众我寡 恐不克而退
 十八年 初 炀帝之幸启民帐也 我使者在启民所 启民不敢隐 与之见帝 黄门侍郞裴矩说帝曰 高句丽本箕子所封之地 汉晋皆为郡县 今乃不臣 别为异域 先帝欲征之久矣 但杨谅不肖 师出无功 当陛下之时 安可不取 使冠带之境 遂为蛮貊之鄕乎 今其使者 亲见启民 举国从化 可因其恐惧 胁使入朝 帝从之 牛弘宣旨曰 朕以启民诚心奉国 故亲至其帐 明年当往郡 尔还日 语尔王 宜早来朝 勿自疑惧 存育之礼 当如启民 苟或不朝 将帅启民 往巡彼土 王惧藩礼颇阙 帝将讨之 启民 突厥可汗也 夏五月 遣师攻百济松山城 不下 移袭石头城 虏男女三千而还
 十九年 春二月 命将袭新罗北境 虏获八千人 夏四月 拔新罗牛鸣山城
 二十二年 春二月 炀帝下诏 讨高句丽 夏四月 车驾至郡之临朔宫 四方兵皆集郡
 二十三年 春正月壬午 帝下诏曰 高句丽小丑 迷昏不恭 崇聚勃碣之间 荐食辽之境 虽复汉魏诛戮 巣穴暂倾 乱离多阻 种落还集 萃川薮于往代 播寔繁以讫今 彼华壤 为夷类 年永久 恶稔既盈 天道祸淫 亡徴已兆 乱常败德 非可胜图 掩慝怀奸 唯日不足 移告之严 未尝面受 朝觐之礼 莫肯躬亲 诱纳亡叛 不知纪极 充斥边垂 亟劳烽候 关柝以之不静 生人为之废业 在昔薄伐 已漏天网 既缓前禽之戮 未即后服之诛 曾不怀恩 翻为长恶 乃兼契丹之党 虔刘海戍 习靺鞨之服 侵轶辙辽西 又靑丘之表 咸修职贡 碧海之滨 同禀正朔 遂复攘 遏绝往来 虐及弗辜 诚而遇祸 车奉使 爰曁海东 旌节所次 途经藩境 而拥塞道路 拒绝王人 无事君之心 岂为臣之礼 此而可忍 孰不可容 且法令苛酷 赋敛烦重 强臣豪族 咸执国钧 朋党比周 以之成俗 贿货如市 冤枉莫申 重以仍歳灾凶 比屋饥馑 兵戈不息 徭役无期 力竭转输 身填沟壑 百姓愁苦 爰谁适从 境内哀惶 不胜其弊 回首面内 各怀性命之图 黄发稚齿 咸兴酷毒之叹 省俗观风 爰届幽・朔 吊人问罪 无俟再驾 于是 亲摠六师 用申九伐 拯厥危 从天意 殄逋秽 克嗣先谟 今宜授律启行 分麾届路 掩渤海而雷震 扶余以电扫 比戈按甲誓旅而后行 三令五申 必胜而后战 左十二军 出镂方・长岑・溟海・盖马・建安・南苏・辽东・玄菟・扶余・朝鲜・沃沮・乐浪等道 右十二军 出黏・含资・浑弥・临屯・候城・提奚・踏顿・肃愼・碣石・东・带方・襄平等道 络绎引途 摠集平壤 凡一百十三万三千八百人 号二百万 其馈输者倍之 宜社于南桑干水上 类上帝于临朔宫南 祭马祖于蓟城北 帝亲授节度 毎军上将・亚将各一人 骑兵四十队 队百人 十队为团 歩卒八十队 分为四团 团各有偏将一人 其铠胄缨拂旗幡 毎团异色 日遣一军 相去四十里 连营渐进 终四十日发 乃尽 首尾相继 鼓角相闻 旌旗亘九百六十里 御营内 合十二卫・三台・五省・九寺 分隶内外前后左右六军 次后发 又亘八十里 近古出师之盛 未之有也 二月 帝御师 进至辽水 众军摠会 临水为大阵 我兵阻水拒守 隋兵不得济 帝命工部尚书宇文恺 造浮桥三道于辽水西岸 既成 引桥趣东岸 短不及岸丈余 我兵大至 隋兵骁勇者 争赴水接战 我兵乘高撃之 隋兵不得登岸 死者甚众 麦铁杖跃登岸 与钱士雄・孟叉等 皆战死 乃敛兵引桥 复就西岸 更命少府监何稠接桥 二日而成 诸军相次继进 大战于东岸 我兵大败 死者万计 诸军乘胜 进围辽东城 则汉之襄平城也 车驾到辽 下诏赦天下 命刑部尚书卫文升等 抚辽左之民 给复十年 建置郡县 以相统摄 夏五月 初 诸将之东下也 帝戒之曰 凡军士进止 皆须奏闻待报 无得专擅 辽东数出战不利 乃婴城固守 帝命诸军攻之 又敕诸将 高句丽若降 即宜抚纳 不得纵兵 辽东城将陷 城中人辄言请降 诸将奉旨不敢赴期 先令驰奏 比报至 城中守御亦备 随出拒战 如此再三 帝终不悟 既而城久不下 六月己未 帝幸辽东城南 观其城池形势 因召诸将 诘责之曰 公等自以官高 又恃家世 欲以暗懦待我耶 在都之日 公等皆不愿我来 恐见病败耳 我今来此 正欲观公等所为 斩公辈尔 公今畏死 莫肯尽力 谓我不能杀公耶 诸将咸战惧失色 帝因留止城西数里 御六合城 我诸城坚守不下 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帅江・淮水军 舳舻数百里 浮海先进 入自水 去平壤六十里 与我军相遇 进撃大破之 护儿欲乘胜趣其城 副摠管周法尚止之 请俟诸军至倶进 护儿不听 简精甲数万 直造城下 我将伏兵于罗郭内空寺中 出兵与护儿战而伪败 护儿逐之入城 纵兵俘掠 无复部伍 伏兵发 护儿大败 仅而获免 士卒还者歩过数千人 我军追至所 周法尚整阵待之 我军乃退 护儿引兵还屯海浦 不敢复留应接诸军 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出扶余道 右翊卫大将军于仲文出乐浪道 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出辽东道 右翊卫大将军薛世雄出沃沮道 右屯卫将军辛世雄出玄菟道 右御卫将军张瑾出襄平道 右武侯将军赵孝才出碣石道 郡太守检校左武卫将军崔弘升出遂城道 检校右御卫虎贲郞将卫文升出增地道 皆会于鸭水西 述等兵 自泸河・怀远二鎭 人马皆给百日粮 又给排甲・枪并衣资・戎具・火幕 人别三石已上 重莫能胜致 下令军中 遗弃米粟者斩 士卒皆于幕下掘坑埋之 才行及中路 粮已将尽 王遣大臣乙支文德 诣其营诈降 实欲观虚实 于仲文先奉密旨 若遇王及文德来者 必擒之 仲文将执之 尚书右丞刘士龙为慰抚使 固止之 仲文遂听 文德还 既而悔之 遣人绐文德曰 更欲有言 可复来 文德不顾 济鸭水而去 仲文与述等 既失文德 内不自安 述以粮尽欲还 仲文议以精锐追文德 可以有功 述固止之 仲文怒曰 将军仗十万之众 不能破小贼 何颜以见帝 且仲文此行 固知无功 何则古之良将能成功者 军中之事 决在一人 今人各有心 何以胜敌 时帝以仲文有计划 令诸军咨禀节度 故有此言 由是 述等不得已而从之 与诸将渡水追文德 文德见述军士有饥色 故欲疲之 毎战辄走 述一日之中七战皆捷 既恃骤胜 又逼群议 于是 遂进东济萨水 去平壤城三十里 因山为营 文德复遣使诈降 请于述曰 若旋师者 当奉王 朝行在所 述见士卒疲弊 不可复战 又平壤城险固 度难猝拔 遂因其诈而还 述等为方阵而行 我军四面钞撃 述等且战且行 秋七月 至萨水 军半济 我军自后撃其后军 右屯卫将军辛世雄战死 于是 诸军倶溃 不可禁止 将士奔还 一日一夜 至鸭水 行四百五十里 将军天水王仁恭为殿 撃我军却之 来护儿闻述等败 亦引还 唯卫文升一军独全 初 九军度辽 凡三十万五千 及还至辽东城 唯二千七百人 资储器械巨万计 失亡荡尽 帝大怒 锁繋述等 癸卯引还 初 百济王璋遣使 请讨高句丽 帝使之觇我动静 璋内与我潜通 隋军将出 璋使其臣国智牟 入隋请师期 帝大悦 厚加赏赐 遣尚书起部郞席律 诣百济 告以期会 及隋军渡辽 百济亦严兵境上 声言助隋 实持两端 是行也 唯于辽水西 拔我武逻 置辽东郡及通定鎭而已
 二十四年 春正月 帝诏徴天下兵 集郡 募民为骁果 修辽东古城 以贮军粮 二月 帝谓侍臣曰 高句丽小虏 侮慢上国 今拔海移山 犹望克果 况此虏乎 乃复议伐 左光禄大夫郭荣谏曰 戎狄失礼 臣下之事 千钧之弩 不为鼠发机 奈何亲辱万乘 以敌小寇乎 帝不听 夏四月 车驾度辽 遣宇文述与杨义臣 趣平壤 王仁恭出扶余道 进军至新城 我兵数万拒战 仁恭帅劲骑一千 撃破之 我军婴城固守 帝命诸将攻辽东 听以便宜从事 飞楼・橦・云梯・地道 四面倶进 昼夜不息 我应变拒之 二十余日不拔 主客死者甚众 冲梯竿长十五丈 骁果沈光升其端 临城与我军战 短兵接杀十数人 我军竞撃之而坠未及地 适遇竿有垂 光接而复上 帝望见壮之 既拜朝散大夫 辽东城久不下 帝遣造布百余万口 满贮土 欲积为鱼梁大道 阔三十歩 高与城齐 使战士登而攻之 又作八轮楼车 高出于城 夹鱼梁道 欲俯射城内 指期将攻 城内危蹙 会 杨玄感叛书至 帝大惧 又闻达官子弟皆在玄感所 益忧之 兵部侍郞斛斯政素与玄感善 内不自安 来奔 帝夜密召诸将 使引军还 军资器械攻具 积如丘山 营垒帐幕 案堵不动 众心恟惧 无复部分 诸道分散 我军即时觉之 然不敢出 但于城内鼓噪 至来日午时 方渐出外 犹疑隋军诈之 经二日 乃出数千兵追蹑 畏隋军之众 不敢逼 常相去八九十里 将至辽水 知御营毕度 乃敢逼后军 时 后军犹数万人 我军随而钞撃 杀略数千人
 二十五年 春二月 帝诏百寮 议伐高句丽 数日无敢言者 诏复徴天下兵 百道倶进 秋七月 车驾次怀远鎭 时 天下已乱 所徴兵多失期不至 吾国亦困弊 来护儿至卑奢城 我兵逆战 护儿撃克之 将趣平壤 王惧遣使乞降 囚送斛斯政 帝大悦 遣使持节 召护儿还 八月 帝自怀远鎭班师 冬十月 帝还西京 以我使者及斛斯政告大庙 仍徴王入朝 王竟不从 敕将帅严装 更图后举 竟不果行
 二十九年 秋九月 王薨 号曰婴阳王

荣留王 讳建武 一云成 婴阳王异母弟也 婴阳在位二十九年薨 即位
 二年 春二月 遣使如唐朝贡 夏四月 王幸卒本 祀始祖庙 五月 王至自卒本
 四年 秋七月 遣使如唐朝贡
 五年 遣使如唐朝贡 唐高祖 感隋末战士多陷于此 赐王诏书曰 朕恭膺宝命 君临率土 祗顺三灵 怀柔万国 普天之下 情均抚字 日月所 咸使乂安 王统摄辽左 世居藩服 思禀正朔 远循职贡 故遣使者 跋渉山川 申布诚恳 朕甚嘉焉 方今 六合宁晏 四海淸平 玉帛既通 道路无壅 方申缉睦 永敦聘好 各保疆场 岂非盛美 但隋氏季年 连兵构难 攻战之所 各失其氓 遂使骨肉乖离 室家分析 多年歳 怨旷不申 今二国通和 义无阻异 在此所有高句丽人等 已令追括 寻即遣送 彼处所有此国人者 王可放还 务尽绥育之方 共弘仁恕之道 于是 悉搜括华人以送之 数至万余 高祖大喜
 六年 冬十二月 遣使如唐朝贡
 七年 春二月 王遣使如唐 请班 遣刑部尚书沈叔安 策王为上柱国辽东郡公高句丽国王 命道士 以天尊像及道法 往为之讲老子 王及国人听之 冬十二月 遣使入唐朝贡
 八年 王遣人入唐求学佛老教法 帝许之
 九年 新罗・百济遣使于唐 上言 高句丽闭道 使不得朝 又相侵掠 帝遣散骑侍郞朱子奢 持节谕和 王奉表谢罪 请与二国平
 十一年 秋九月 遣使入唐 贺太宗擒突厥颉利可汗 兼上封域图
 十二年 秋八月 新罗将军金信 来侵东边 破娘臂城 九月 遣使入唐朝贡
 十四年 唐遣广州司马长孙师 临隋战士骸骨 祭之 毁当时所立京观 春二月 王动众筑长城 东北自扶余城 东南至海 千有余里 凡一十六年毕功
 二十一年 冬十月 侵新罗北边七重城 新罗将军阏川逆之 战于七重城外 我兵败衄
 二十三年 春二月 遣世子桓权入唐朝贡 太宗劳慰 赐赉之特厚 遣王子弟入唐 请入国学 秋九月 日无光 经三日复明
 二十四年 帝以我太子入朝 遣职方郞中陈大德答劳 大德入境 所至城邑 以绫绮厚饷官守者曰 吾雅好山水 此有胜处 吾欲观之 守者喜导之 游无所不至 由是 悉得其纤曲 见华人隋末 从军没留者 为道亲戚存亡 人人垂涕 故所至士女夹道观之 王盛陈兵卫 引见使者 大德因奉使觇国虚实 吾人不知 大德还奏 帝悦 大德言于帝曰 其国闻高昌亡大惧 馆候之勤 加于常数 帝曰 高句丽本四郡地耳 吾发卒数万攻辽东 彼必倾国救之 别遣舟师出东莱 自海道趋平壤 水陆合势 取之不难 但山东州县凋未复 吾不欲劳之耳
 二十五年 春正月 遣使入唐朝贡 王命西部大人盖苏文 监长城之役 冬十月 盖苏文弑王 十一月 太宗闻王死 举哀于苑中 诏赠物三百段 遣使持节吊祭

 三国史记 卷第二十

From http://zh.wikisource.org/zh-hans/三國史記/卷2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