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guk Sagi Scroll 6 RAW

三國史記 卷第六 新羅本紀第六  文武王 上  (原文)

 文武王立 諱法敏 太宗王之元子 母金氏文明王后 蘇判舒玄之季女庾信之妹也 其姊夢登西兄山頂坐 旋流徧國内 覺與季言夢 季戯曰 予願買兄此夢 因與錦裙爲直 後數日 庾信與春秋公蹴鞠 因踐落春秋衣紐 庾信曰 吾家幸近 請往綴紐 因與倶往宅 置酒 從容喚寶姫 持針線來縫 其姊有故不進 其季進前縫綴 淡粧輕服 光艶炤人 春秋見而悅之 乃請婚成禮 則有娠生男 是謂法敏 妃慈儀王后 波珍湌善品之女也 法敏姿表英特 聰明多智略 永徽初如唐 高宗授以太府卿 太宗元年 以波珍湌爲兵部令 尋封爲太子 顯慶五年 太宗與唐將蘇定方 平百濟 法敏從之 有大功 至是即位

 元年 六月 入唐宿衛仁問・儒敦等至 告王 皇帝已遣蘇定方 領水陸三十五道兵 伐高句麗 遂命王擧兵相應 雖在服 重違皇帝勅命 秋七月十七日 以金庾信爲大將軍 仁問・眞珠・欽突爲大幢將軍 天存・竹旨・天品爲貴幢摠管 品日・忠常・義服爲上州摠管 眞欽・衆臣・自簡爲下州摠管 軍官・藪世・高純爲南川州摠管 述實・達官・文穎爲首若州摠管 文訓・眞純爲河西州摠管 眞福爲誓幢摠管 義光爲郞幢摠管 慰知爲罽衿大監 八月 大王領諸將 至始飴谷停留 ■■使來告曰 百濟殘賊 據甕山城 遮路不可前 大王先遣使諭之 不服 九月十九日 大王進次熊峴停 集諸摠管大監 親臨誓之 二十五日 進軍圍甕山城 至二十七日 先燒大柵 斬殺數千人 遂降之 論功 賜角干・伊湌爲摠管者劒 迊湌・波珍湌・大阿湌爲摠管者戟 已下各一品位 築熊峴城 上州摠管品日 與一牟山郡太守大幢 沙尸山郡太守哲川等 率兵攻雨述城 斬首一千級 百濟達率助服・恩率波伽與衆謀降 賜位助服級湌 仍授古陁耶郡太守 波伽級湌 兼賜田宅衣物 冬十月二十九日 大王聞唐皇帝使者至 遂還京 唐使弔慰 兼勅祭前王 贈雜彩五百段 庾信等休兵 待後命 含資道摠管劉德敏至 傳勅旨 輸平壤軍粮

 二年 春正月 唐使臣在館 至是 冊命王爲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 樂浪郡王新羅王 拜伊湌文訓爲中侍 王命庾信與仁問・良圖等九將軍 以車二千餘兩 載米四千石 租二萬二千餘石 赴平壤 十八日 宿風樹村 氷滑道險 車不得行 並載以牛馬 二十三日 渡七重河 至䔉壤 貴幢弟監星川 軍師述川等 遇賊兵於梨峴 撃殺之 二月一日 庾信等至獐塞 距平壤三萬六千歩 先遣歩騎監裂起等十五人 赴唐營 是日 風雪寒沍人馬多凍死 六日 至楊隩 庾信遣阿湌良圖 大監仁仙等致軍粮 贈定方以銀五千七百分 細布三十匹 頭髮三十兩 牛黄十九兩 定方得軍粮 便罷還 庾信等聞唐兵歸 亦還渡[田木瓜]川 高句麗兵追之 廻軍對戰 斬首一萬餘級 虜小兄阿達兮等 得兵械萬數 論功 中分本彼宮財貨・田莊・奴僕 以賜庾信・仁問 靈廟寺災 耽羅國主佐平徒冬音律【一作津】 來降 耽羅自武德以來 臣屬百濟 故以佐平爲官號 至是 降爲屬國 三月 大赦 王以既平百濟 命所司設大酺 秋七月 遣伊湌金仁問 入唐貢方物 八月 百濟殘賊 屯聚内斯只城作惡 遣欽純等十九將軍 討破之 大幢摠管眞珠 南川州摠管眞欽 詐稱病 閑放不恤國事 遂誅之 并夷其族 沙湌如冬打母 天雷雨震死 身上題須[口口王一]堂三字 南川州獻白鵲 【[口口王一]字未詳】

 三年 春正月 作長倉於南山新城 築富山城 二月 欽純・天存領兵 攻取百濟居列城 斬首七百餘級 又攻居勿城・沙平城降之 又攻德安城 斬首一千七十級 夏四月 大唐以我國爲雞林大都督府 以王爲雞林州大都督 五月 震靈廟寺門 百濟故將福信及浮圖道琛 迎故王子扶餘豊立之 圍留鎭郞將劉仁願於熊津城 唐皇帝詔仁軌 檢校帶方州刺史 統前都督王文度之衆與我兵 向百濟營 轉鬪陷陣 所向無前 信等釋仁願圍 退保任存城 既而福信殺道琛 并其衆 招還叛亡 勢甚張 仁軌與仁願合 解甲休士 乃請益兵 詔遣右威衛將軍孫仁師率兵四十萬 至德物島 就熊津府城 王領金庾信等二十八 一云三十 將軍 與之合攻豆陵一作良尹城・周留城等諸城 皆下之 扶餘豊脱身走 王子忠勝・忠志等 率其衆降 獨遲受信 據任存城不下 自冬十月二十一日攻之 不克 至十一月四日班師 至舌一作后利停 論功行賞有差 大赦 製衣裳 給留鎭唐軍

 四年 春正月 金庾信請老 不允 賜几杖 以阿湌軍官爲漢山州都督 下敎 婦人亦服中朝衣裳 二月 命有司徙民於諸王陵園 各二十戸 角干金仁問 伊湌天存與唐勅使劉仁願 百濟扶餘隆 同盟于熊津 三月 百濟殘衆 據泗沘山城叛 熊津都督發兵 攻破之 地震 遣星川 丘日等二十八人於府城 學唐樂 秋七月 王命將軍仁問 品日 軍官 文穎等 率一善・漢山二州兵與府城兵馬 攻高句麗突沙城 滅之 八月十四日 地震 壞民屋 南方尤甚 禁人擅以財貨田地施佛寺

 五年 春二月 中侍文訓致仕 以伊湌眞福爲中侍 伊湌文王卒 以王子禮葬之 唐皇帝遣使來弔 兼進贈紫衣一襲 腰帶一條 彩綾羅一百匹 綃二百匹 王贈唐使者金帛尤厚 秋八月 王與勅使劉仁願 熊津都督扶餘隆 盟于熊津就利山 初百濟 自扶餘璋與高句麗連和 屢侵伐封埸 我遣使入朝求救 相望于路 及蘇定方既平百濟 軍廻 餘衆又叛 王與鎭守使劉仁願・劉仁軌等 經略數年 漸平之 高宗詔扶餘隆 歸撫餘衆 及令與我和好 至是 刑白馬而盟 先祀神祗及川谷之神 而後歃血 其盟文曰 往者 百濟先王 迷於逆順 不敦鄰好 不睦親姻 結託高句麗 交通倭國 共爲殘暴 侵削新羅 剽邑屠城 略無寧歳 天子憫一物之失所 憐百姓之無辜 頻命行人 遣其和好 負險恃遠 侮慢天經 皇赫斯怒 恭行弔伐 旌旗所指 一戎大定 固可瀦宮汚宅 作誡來裔 塞源拔本 垂訓後昆 然懷柔伐叛 前王之令典 興亡繼絶 往哲之通規 事必師古 傳諸冊 故立前百濟大司稼正卿扶餘隆 爲熊津都督 守其祭祀 保其桑梓 依倚新羅 長爲與國 各除宿憾 結好和親 各承詔命 永爲藩服 仍遣使人右威衛將軍魯城縣公劉仁願 親臨勸誘 寔宣成旨 約之以婚姻 申之以盟誓 刑牲歃血 共敦終始 分災恤患 恩若弟兄 祗奉綸言 不敢失墜 既盟之後 共保歳寒 若有背盟 二三其德 興兵動衆 侵犯邊唾 明神監之 百殃是降 子孫不育 社稷無守 禋祀磨滅 罔有遺餘 故作金書鐵券 藏之宗廟 子孫萬代 無敢違犯 神之聽之 是饗是福 劉仁軌之辭也 歃訖 埋牲幣於壇之壬地 藏其書於我之宗廟 於是 仁軌領我使者及百濟・耽羅・倭人四國使 浮海西還 以會祠泰山 立王子政明爲太子 大赦 冬 以一善・居列二州民 輸軍資於河西州 絹布舊以十尋爲一匹 改以長七歩廣二尺爲一匹

 六年 春二月 京都地震 夏四月 靈廟寺災 大赦 天存之子漢林 庾信之子三光 皆以奈麻入唐宿衛 王以既平百濟 欲滅高句麗 請兵於唐 冬十二月 唐以李勣爲遼東道行軍大摠管 以司列少常伯安陸 郝處俊副之 以撃高句麗 高句麗貴臣淵淨土 以城十二戸七百六十三口三千五百四十三來投 淨土及從官二十四人 給衣物・糧料・家舍 安置王都及州府 其八城完 並遣士卒鎭守

 七年 秋七月 大酺三日 唐皇帝勅以智鏡・愷元爲將軍 赴遼東之役 王即以智鏡爲波珍湌 愷元爲大阿湌又皇帝勅以日原大阿湌爲雲麾將軍 王命於宮庭 受命 遣大奈麻汁恒世 入唐朝貢 高宗命劉仁願・金仁泰從卑列道 又徴我兵 從多谷・海谷二道 以會平壤 秋八月 王領大角干金庾信等三十將軍 出京 九月 至漢城停 以待英公 冬十月二日 英公到平壤城北二百里 差遣同兮村主大奈麻江深 率契丹騎兵八十餘人 至獐塞 聞英公歸 王兵亦還 仍授江深位級湌 賜粟五百石 十二月 中侍文訓卒 唐留鎭將軍劉仁願 傳宣天子勅命 助征高句麗 仍賜王大將軍旌節

 八年 春 阿麻來服 遣元器與淨土入唐 淨土留不歸 元器還 有勅 此後禁獻女人 三月 拜波珍湌智鏡爲中侍 置比列忽州 仍命波珍湌龍文爲摠管 夏四月 彗星守天船 六月十二日 遼東道安撫副大使 遼東行軍副大摠管兼熊津道安撫大使行軍摠管右 相檢校太 子左中護上柱國樂城縣開國男劉仁軌 奉皇帝勅旨 與宿衛沙湌金三光 到党項津 王使角干金仁問 延迎之以大禮 於是 右相約束訖 向泉岡 二十一日 以大角干金庾信爲大幢大摠管 角干金仁問 欽純 天存 文忠 迊湌眞福 波珍湌智鏡 大阿湌良圖 愷元 欽突爲大幢摠管 伊湌陳純一作春 竹旨爲京停摠管 伊湌品日 迊湌文訓 大阿天品爲貴幢摠管 伊湌仁泰爲卑列道摠管 迊湌軍官・大阿湌都儒・阿湌龍長爲漢城州行軍摠管 迊湌崇信・大阿湌文穎・阿湌福世爲卑列城州行軍摠管 波珍湌宣光・阿湌長順・純長爲河西州行軍摠管 波珍湌宜福・阿湌天光爲誓幢摠管 阿湌日原・興元爲罽衿幢摠管 二十二日 府城劉仁願 遣貴干未肹 告高句麗大谷■ 漢城等二郡十二城歸服 王遣一吉湌眞功稱賀 仁問 天存 都儒等 領一善州等七郡及漢城州兵馬 赴唐軍營 二十七日 王發京 赴唐兵 二十九日 諸道摠管發行 王以庾信病風 留京 仁問等遇英公 進軍於嬰留山下 嬰留山在今西京北二十里 秋七月十六日 王行次漢城州 敎諸摠管 往會大軍 文穎等遇高句麗兵於蛇川之原 對戰大敗之 九月二十一日 與大軍合圍平壤 高句麗王 先遣泉男産等 詣英公請降 於是 英公以王寶臧 王子福男・德男 大臣等二十餘萬口廻唐 角干金仁問 大阿湌助州 隨英公歸 仁泰・義福・藪世・天光・興元隨行 初大軍平高句麗 王發漢城指平壤 次肹次壤 聞唐諸將已歸 還至漢城 冬十月二十二日 賜庾信位太大角干 仁問大角干 已外伊湌將軍等並爲角干 蘇判已下並增位一級 大幢少監本得 蛇川戰 功第一 漢山州少監朴京漢 平壤城内 殺軍主述脱 功第一 黑嶽令宣極 平壤城大門戰 功第一 並授位一吉湌 賜租一千石 誓幢幢主金遁山 平壤軍營戰 功第一 授位沙湌 賜租七百石 軍師南漢山北渠 平壤城北門戰 功第一 授位述干 賜粟一千石 軍師斧壤・仇杞 平壤南橋戰 功第一 授位述干 賜粟七百石 假軍師比列忽世活 平壤少城戰 功第一 授位高干 賜粟五百石 漢山州少監金相京 蛇川戰死 功第一 贈位一吉湌 賜租一千石 牙述沙湌求律 蛇川之戰 就橋下渉水 出與賊鬪大勝 以無軍令 自入危道 功雖第一而不録 憤恨欲經死 旁人救之 不得死 二十五日 王還國 次褥突驛 國原仕臣龍長大阿湌 私設筵 饗王及諸侍從 及樂作 奈麻緊周子能晏 年十五歳 呈加耶之舞 王見容儀端麗 召前撫背 以金盞勸酒 賜幣帛頗厚 十一月五日 王以所虜高句麗人七千入京 六日 率文武臣寮 朝謁先祖廟 告曰 祗承先志 與大唐同擧義兵 問罪於百濟・高句麗 元凶伏罪 國歩泰靜 敢玆控告 神之聽之 十八日 賚死事者 少監已上十■■匹 從者二十匹 十二月 靈廟寺災

 九年 春正月 以信惠法師爲政官大書省 唐僧法安來 傳天子命 求磁石 二月二十一日 大王會羣臣 下敎 往者 新羅隔於兩國 北伐西侵 暫無寧歳 戰士曝骨 積於原野 身首分於庭界 先王愍百姓之殘害 忘千乘之貴重 越海入朝 請兵絳闕 本欲平定兩國 永無戰鬪 雪累代之深讎 全百姓之殘命 百濟雖平 高麗未滅 寡人承克定之遺業 終已成之先志 今兩敵既平 四隅靜泰 臨陣立功者 並已酬賞 戰死幽魂者 追以冥資 但囹圄之中 不被泣辜之恩 枷鏁之苦 未蒙更新之澤 言念此事 寢食未安 可赦國内 自總章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昧爽已前 犯五逆罪死已下 今見囚禁者 罪無小大 悉皆放出 其前赦已後 犯罪奪爵者 並令依舊 盜賊人 但放其身 更無財物可還者 不在徴限 其百姓貧寒 取他穀米者 在不熟之地者 子母倶不須還 若在熟處者 至今年收熟 只還其本 其子不須還 ■■三十日爲限 所司奉行 夏五月 泉井比列忽 各連等三郡民饑 發倉賑恤 遣祇珍山級湌等 入唐獻磁石二箱 又遣欽純角干・良圖波珍湌 入唐謝罪 冬 唐使到傳詔 與弩師仇珍川沙湌廻 命造木弩 放箭三十歩 帝問曰 聞在爾國造弩射一千歩 今纔三十歩 何也 對曰 材不良也 若取材本國 則可以作之 天子降使求之 即遣福漢大奈麻獻木 乃命改造 射至六十歩 問其故 答曰 臣亦不能知其所以然 殆木過海 爲濕氣所侵者歟 天子疑其故不爲 劫之以重罪 而終不盡呈其能 頒馬阹凡一百七十四所 屬所内二十二 官十 賜庾信太大角干六 仁問太角干五 角干七人各三 伊湌五人各二 蘇判四人各二 波珍湌六人 大阿湌十二人各一 以下七十四所 隨宜賜之

 十年 春正月 高宗許欽純還國 留囚良圖 終死于圓獄 以王擅取百濟土地遺民 皇帝責怒 再留使者 三月 沙湌 薛烏儒與高句麗太大兄高延武 各率精兵一萬 度鴨淥江 至屋骨 ■■■靺鞨兵 先至皆敦壤待之 夏四月四日 對戰 我兵大克之 斬獲不可勝計 唐兵繼至 我兵退保白城 六月 高句麗水臨城人牟岑大兄 收合殘民 自窮牟城 至浿江南 殺唐官人及僧法安等 向新羅行 至西海史冶島 見高句麗大臣淵淨土之子安勝 迎致漢城中 奉以爲君 遣小兄多式等 哀告曰 興滅國繼絶世 天下之公義也 惟大國是望 我國先王以失道見滅 今臣等得國貴族安勝 奉以爲君 願作藩屏 永世盡忠 王處之國西金馬渚 漢祗部女人 一産三男一女 賜粟二百石 秋七月 王疑百濟殘衆反覆 遣大阿湌 儒敦於熊津都督府 請和 不從 乃遣司馬禰軍窺覘 王知謀我 止禰軍不送 擧兵討百濟 品日・文忠・衆臣・義官・天官等 攻取城六十三 徙其人於内地 天存・竹旨等取城七 斬首二千 軍官・文穎取城十二 撃狄兵 斬首七千級 獲戰馬兵械甚多 王還 以衆臣 義官 達官 興元等■■■寺營退却 罪當死 赦之免職 倉吉于■■■■一 各授位級湌 賜租有差 遣沙湌 須彌山 封安勝爲高句麗王 其冊曰 維咸亨元年歳次庚午秋八月一日辛丑 新羅王致命高句麗嗣子安勝 公太祖中牟王 積德北山 立功南海 威風振於靑丘 仁敎被於玄菟 子孫相繼 本支不絶 開地千里 年將八百 至於建・産兄弟 禍起蕭墻釁 成骨肉 家國破亡 宗社湮滅 生人波蕩 無所託心 公避危難於山野 投單身於鄰國 遊離辛苦 迹同晉文 更興亡國 事等衛侯 夫百姓不可以無主 皇天必有以眷命 先王正嗣 唯公而已 主於祭祀 非公而誰 謹遣使一吉湌 金須彌山等 就披策命公爲高句麗王 公宜撫集遺民 紹興舊緖 永爲鄰國 事同昆弟 敬哉敬哉 兼送粳米二千石 甲具馬一匹 綾五匹 絹・細布各十匹 綿十五稱 王其領之 十二月 土星入月 京都地震 中侍智鏡退 倭國更號日本 自言近日所出以爲名 漢城州摠管藪世 取百濟■■■■■■國 適彼事覺 遣大阿湌 眞珠誅之 十二■■■賁書所六■■ 僵事同異可■

 三國史記 卷第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