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guk Sagi Scroll 7 RAW

三國史記 卷第七 新羅本紀第七  文武王 下  (原文)

 十一年 春正月 拜伊湌禮元爲中侍 發兵侵百濟 戰於熊津南 幢主夫果死之 靺鞨兵來圍舌口城 不克 將退出兵撃之 斬殺三百餘人 聞唐兵欲來救百濟 遣大阿湌眞功・阿湌■■■■兵守甕浦 白魚躍入■■■■■■■■■■一寸 夏四月 震興輪寺南門 六月 遣將軍竹旨等 領兵踐百濟加林城禾 遂與唐兵戰於石城 斬首五千三百級 獲百濟將軍二人 唐果毅六人 秋七月二十六日 大唐摠管薛仁貴 使琳潤法師寄書曰

 行軍摠管薛仁貴 致書新羅王 淸風萬里 大海三千 天命有期 行遵此境 奉承機心稍動 窮武邊城 去由也之片言 失侯生之一諾 兄爲逆首 弟作忠臣 遠分花萼之陰 空照相思之月 興言彼此 良增歎詠 先王開府 謀猷一國 展轉百城 西畏百濟之侵 北警高麗之寇 地方千里 數處爭鋒 蠶女不及桑時 耘人失其疇序 年將耳順 楡景日侵 不懼船海之危 遠渉陽侯之險 瀝心華境 頓顙天門 具陳孤弱 明論侵擾 情之所露 聽不勝悲 太宗文皇帝 氣雄天下 神王宇宙 若盤古之九變 同巨靈之一掌 扶傾救弱 日不暇給 哀納先君 矜收所請 輕車駿馬 美衣上藥 一日之内 頻遇殊私 亦既承恩 對揚軍事 契同 魚水 明於金石 鳳鑰千重鶴關萬戸 留連酒德 讌笑金除 參論兵馬 分期聲援 一朝大擧 水陸交鋒 于時 塞草分花 楡星上莢 駐騲之戰 文帝親行 弔人恤隱 義之深也 既而山海異形 日月廻薄 聖人下武 王亦承家 巖葛因依 聲塵共擧 洗兵刷馬 咸遵先志 數十年外 中國疲勞 帑藏時開 飛蒭日給 以蒼島之地 起黄圖之兵 貴於有益 貪於無用 豈不知止 恐失先君之信也 今強寇已淸 讎人喪國 士馬玉帛 王亦有之 當應心膂不移 中外相輔 銷鏑而化虚室 爲情自然 貽厥孫謀 以燕翼子 良史之讚 豈不休哉 今王去安然之基 厭守常之策 遠乖天命 近棄父言 侮暴天時 侵欺鄰好 一隅之地 僻左之陬 率戸徴兵 連年擧斧 孀姫輓粟 稚子屯田 守無所支 進不能拒 以得裨喪 以存補亡 大小不侔 逆順乖敍 亦由持彈而往 暗於枯井之危 捕蟬前 不知黄雀之難 此王之不知量也 先王在日 早蒙天睠 審懷險詖之心 假以披誠之禮 從己私欲 貪天至功 苟希前惠 圖爲後逆 此先君之不長者也 必其誓河若帶 義分如霜 違君之命不忠 背父之心非孝 一身二名 何以自寧 王之父子 一朝振立 此並天情遠及 威力相持 方州連郡 遂爲盤錯 從此 遞蒙冊命 拜以稱臣 坐治經書 備詳詩禮 聞義不從 見善而輕 聽縱橫之説 煩耳目之神 忽高門之基 延鬼瞰之責 先君盛業 奉而異圖 内潰疑臣 外招強陣 豈爲智也 又高麗安勝 年尚幼冲 遺壑殘郛 生人減半 自懷去就之疑 匪堪襟帶之重 仁貴樓船 竟翼風帆 連旗巡於北岸 矜其舊日傷弓之羽 未忍加兵 恃爲外援 斯何謬也 皇帝德澤無涯 仁風遠泊 愛同日景 炤若春華 遠聞消息 悄然不信 爰命下臣 來觀由委 而王不能行人相問 牛酒犒師 遂便隱甲 雀陂 藏兵江口 蚑行林薄 喘息萊丘 潛生自噬之鋒 而無相持之氣 大軍未出 游兵具行 望海浮江 魚驚鳥竄 以此形況 人事可求 沈迷猖惑 幸而知止 夫擧大事者 不貪小利 杖高節者 寄以英奇 必其鸞鳳不馴 豺狼有顧 高將軍之漢騎 李謹行之蕃兵 呉楚棹歌 幽并惡少 四面雲合 方舟而下 依險築戍 闢地耕田 此王之膏肓也 王若勞者歌 事屈而頓申 具論所由 明陳彼此 仁貴夙陪大駕 親承委寄 録状聞奏 事必昭蘇 何苦怱怱 自相縈擾 嗚呼 昔爲忠義 今乃逆臣 恨始吉而終凶 怨本同而末異 風高氣切 葉落年悲 憑山遠望 有傷懷抱 王以機晤淸明 風神爽秀 歸以流謙之義 存於順迪之心 血食依時 茅苴不易 占休納祐 王之策也 嚴鋒之間 行人來往 今遣王所部僧琳潤䝴書 佇布一二

 大王報書云

 先王貞觀二十二年 入朝 面奉太宗文皇帝 恩勅 朕今伐高麗 非有他故 憐你新羅 攝乎兩國 毎被侵陵 靡有寧歳 山川土地 非我所貪 玉帛子女 是我所有 我平定兩國 平壤已南百濟土地 並乞你新羅 永爲安逸 垂以計會 賜以軍期 新羅百姓 具聞恩勅 人人畜力 家家待用 大事未終 文帝先崩 今帝踐祚 復繼前恩 頻蒙慈造 有踰往日 兄弟及兒 懷金拖紫 榮寵之極 夐古未有 粉身碎骨 望盡驅馳之用 肝腦塗原 仰報萬分之一 至顯慶五年 聖上感先志之未終 成曩日之遺緖 泛舟命將 大發船兵 先王年衰力弱 不堪行軍 追感前恩 勉強至於界首 遣某領兵 應接大軍 東西唱和 水陸倶進 船兵纔入江口 陸軍已破大賊 兩軍倶到王都 共平一國 平定已後 先王遂共蘇大摠管平章 留漢兵一萬 新羅亦遣弟仁泰 領兵七千 同鎭熊津 大軍廻後 賊臣福信 起於江西 取集餘燼 圍逼府城 先破外柵 摠奪軍資 復攻府城 幾將陷沒 又於府城側近四處 作城圍守 於此 府城不得出入 某領兵往赴解圍 四面賊城 並皆打破 先救其危 復運粮食 遂使一萬漢兵 免虎吻之危難 留鎭餓軍 無易子而相食 至六年 福信徒黨漸多 侵取江東之地 熊津漢兵一千 往打賊徒 被賊摧破 一人不歸 自敗已來 熊津請兵 日夕相繼 新羅多有疫病 不可徴發兵馬 苦請難違 遂發兵衆 往圍周留城 賊知兵小 遂即來打 大損兵馬 失利而歸 南方諸城 一時摠叛 並屬福信 福信乘勝 復圍府城 因即熊津道斷 絶於鹽豉 即募健兒 偸道送鹽 救其乏困 至六月 先王薨 送葬纔訖 喪服未除 不能應赴 勅旨發兵北歸 含資道摠管劉德敏等至 奉勅遣新羅供運平壤軍粮 此時 熊津使人來 具陳府城孤危 劉摠管與某平章自云 若先送平壤軍粮 即恐熊津道斷 熊津若其道斷 留鎭漢兵 即入賊手 劉摠管遂共某相隨 先打甕山城 既拔甕山 仍於熊津造城 開通熊津道路 至十二月 熊津粮盡 先運熊津 恐違勅旨 若送平壤 即恐熊津絶粮 所以差遣老弱 運送熊津 強健精兵 擬向平壤 熊津送粮 路上逢雪 人馬死盡 百不一歸 至龍朔二年正月 劉摠管共新羅兩河道摠管金庾信等 同送平壤軍粮 當時陰雨連月 風雪極寒 人馬凍死 所將兵粮 不能勝致 平壤大軍 又欲歸還 新羅兵馬 粮盡亦廻 兵士饑寒 手足凍瘃 路上死者 不可勝數 行至瓠瀘河 高麗兵馬 尋後來趂 岸上列陣 新羅兵士 疲乏日久 恐賊遠趂 賊未渡河 先渡交刃 前鋒暫交 賊徒瓦解 遂收兵歸來 此兵到家 未經一月 熊津府城 頻索種子 前後所送 數萬餘斛 南運熊津 北供平壤 蕞小新羅 分供兩所 人力疲極 牛馬死盡 田作失時 年穀不熟 所貯倉粮 漕運並盡 新羅百姓 草根猶自不足 熊津漢兵 粮食有餘 又留鎭漢兵 離家日久 衣裳破壞 身無全褐 新羅勸課百姓 送給時服 都護劉仁願 遠鎭孤城 四面皆賊 恒被百濟侵圍 常蒙新羅解救 一萬漢兵 四年衣食新羅 仁願已下 兵士已上 皮骨雖生漢地 血肉倶是新羅 國家恩澤 雖復無涯 新羅效忠 亦足矜憫 至龍朔三年 摠管孫仁師 領兵來救府城 新羅兵馬 亦發同征 行至周留城下 此時 倭國船兵 來助百濟 倭船千艘 停在白江 百濟精騎 岸上守船 新羅驍騎 爲漢前鋒 先破岸陣 周留失膽 遂即降下 南方已定 廻軍北伐 任存一城 執迷不降 兩軍併力 共打一城 固守拒捍 不能打得 新羅即欲廻還 杜大夫云 準勅 既平已後 共相盟會 任存一城 雖未降下 即可共相盟誓 新羅以爲準勅 既平已後 共相盟會 任存未降 不可以爲既平 又且百濟 姦詐百端 反覆不恒 今雖共相盟會 於後恐有噬臍之患 奏請停盟 至麟德元年 復降嚴勅 責不盟誓 即遣人於熊嶺 築壇共相盟會 仍於盟處 遂爲兩界 盟會之事 雖非所願 不敢違勅 又於就利山築壇 對勅使劉仁願 歃血相盟 山河爲誓 畫界立封 永爲疆界 百姓居住 各營産業 至乾封二年 聞大摠管英國公征遼 某往漢城州 遣兵集於界首 新羅兵馬 不可獨入 先遣細作三度 船相次發遣 覘候大軍 細作廻來 並云 大軍未到平壤 且打高麗七重城 開通道路 佇待大軍來至 其城垂垂欲破 英公使人江深來云 奉大摠管處分 新羅兵馬 不須打城 早赴平壤 即給兵粮 遣令赴會 行至水谷城 聞大軍已廻 新羅兵馬 遂即抽來 至乾封三年 遣大監金寶嘉入海 取英公進止 奉處分 新羅兵馬 赴集平壤 至五月 劉右相來 發新羅兵馬 同赴平壤 某亦往漢城州 檢校兵馬 此時 蕃漢諸軍 摠集蛇水 男建出兵 欲決一戰 新羅兵馬 獨爲前鋒 先破大陣 平壤城中 挫鋒縮氣 於後 英公更取新羅驍騎五百人 先入城門 遂破平壤 克成大功 於此新羅兵士並云 自征伐已經九年 人力殫盡 終始平兩國 累代長望 今日乃成 必當國蒙盡忠之恩 人受效力之賞 英公漏云 新羅前失軍期 亦須計定 新羅兵士 得聞此語 更增怕懼 又立功軍將 並録入朝 已到京下 即云 今新羅並無功 夫軍將歸來 百姓更加怕懼 又卑列之城 本是新羅 高麗打得三十餘年 新羅還得此城 移配百姓 置官守捉 又取此城 還與高麗 且新羅自平百濟 迄定高麗 盡忠效力 不負國家 未知何罪 一朝遺棄 雖有如此寃枉 終無反叛之心 至總章元年 百濟於盟會處 移封易標 侵取田地 詃我奴婢 誘我百姓 隱藏内地 頻從索取 至竟不還 又通消息云 國家修理船艘 外託征伐倭國 其實欲打新羅 百姓聞之 驚懼不安 又將百濟婦女 嫁與新羅漢城都督朴都儒 同謀合計 偸取新羅兵器 襲打一州之地 賴得事覺 即斬都儒 所謀不成 至咸亨元年六月 高麗謀叛 摠殺漢官 新羅即欲發兵 先報熊津云 高麗既叛 不可不伐 彼此倶是帝臣 理須同討凶賊 發兵之事 須有平章 請遣官人來此 共相計會 百濟司馬禰軍來此 遂共平章云 發兵已後 即恐彼此相疑 宜令兩處官人 互相交質 即遣金儒敦及府城百濟主簿首彌長貴等 向府 平論交質之事 百濟雖許交質 城中仍集兵馬 到彼城下 夜即來打 至七月 入朝使金欽純等至 將畫界地 案圖披撿 百濟舊地 摠令割還 黄河未帶 太山未礪 三四年間 一與一奪 新羅百姓 皆失本望 並云 新羅・百濟累代深讎 今見百濟形況 別當自立一國 百年已後 子孫必見呑滅 新羅既是國家之州 不可分爲兩國 願爲一家 長無後患 去年九月 具録事状 發使奏聞 被漂却來 更發遣使 亦不能達 於後 風寒浪急 未及聞奏 百濟構架奏云 新羅反叛 新羅前失貴臣之志 後被百濟之譖 進退見咎 未申忠款 似是之讒 日經聖聽 不貳之忠 曾無一達 使人琳潤至辱書 仰承摠管 犯冒風波 遠來海外 理須發使郊迎 致其牛酒 遠居異城 未獲致禮 時闕迎接 請不爲怪 披讀摠管來書 專以新羅已爲叛逆 既非本心 惕然驚懼 數自功夫 恐被斯辱之譏 緘口受責 亦入不弔之數 今略陳寃枉 具録無叛 國家不降一介之使 垂問元由 即遣數萬之衆 傾覆巣穴 樓船滿於滄海 艫舳連於江口 數彼熊津 伐此新羅 嗚呼 兩國未定平 蒙指緃之驅馳 野獸今盡 反見烹宰之侵逼 賊殘百濟 反蒙雍齒之賞 殉漢新羅 已見丁公之誅 大陽之曜 雖不廻光 葵藿本心 猶懷向日 摠管禀英雄之秀氣 抱將相之高材 七德兼備 九流渉獵 恭行天罰 濫加非罪 天兵未出 先問元由 縁此來書 敢陳不叛 請摠管審自商量 具状申奏 雞林州大都督左衛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新羅王金法敏白

 置所夫里州 以阿湌眞王爲都督 九月 唐將軍高侃等 率蕃兵四萬到平壤 深溝高壘 侵帶方 冬十月六日 撃唐漕船七十餘艘 捉郞將鉗耳大侯 士卒百餘人 其淪沒死者 不可勝數 級湌當千 功第一 授位沙湌

 十二年 春正月 王遣將攻百濟古省城 克之 二月 攻百濟加林城 不克 秋七月 唐將高侃率兵一萬 李謹行率兵三萬 一時至平壤 作八營留屯 八月 攻韓始城・馬邑城 克之 進兵距白水城五百許歩 作營 我兵與高句麗兵逆戰 斬首數千級 高侃等退 追至石門戰之 我兵敗績 大阿湌曉川・沙湌義文・山世・阿湌能申・豆善・一吉湌安那含・良臣等死之 築漢山州晝長城 周四千三百六十歩 九月 彗星七出北方 王以向者百濟往訴於唐 請兵侵我 事勢急迫 不獲申奏 出兵討之 由是 獲罪大朝 遂遣級湌原川 奈麻邊山 及所留兵船郞將鉗耳大侯 萊州司馬王藝 本烈州長史王益 熊州都督府司馬禰軍 曾山司馬法聰 軍士一百七十人 上表乞罪曰 臣某死罪謹言 昔臣危急 事若倒懸 遠蒙拯救 得免屠滅 粉身糜骨 未足上報鴻恩 碎首灰塵 何能仰酬慈造 然深讎百濟 逼近臣蕃 告引天兵 滅臣雪恥 臣忙破滅 自欲求存 枉被凶逆之名 遂入難赦之罪 臣恐事意未申 先從刑戮 生爲逆命之臣 死爲背恩之鬼 謹録事状 冒死奏聞 伏願 少垂神聽 炤審元由 臣前代已來 朝貢不絶 近爲百濟 再虧職貢 遂使聖朝出言命將 討臣之罪 死有餘刑 南山之竹 不足書臣之罪 褒斜之林 未足作臣之械 瀦池宗社 屠裂臣身 事聽勅裁 甘心受戮 臣櫬轝在側 泥首未乾 泣血待朝 伏聽刑命 伏惟 皇帝陛下 明同日月 容光並蒙曲炤 德合乾坤 動植咸被亭毒 好生之德 遠被昆蟲 惡殺之仁 爰流翔泳 儻降服捨之宥 賜全腰領之恩 雖死之年 猶生之日 非所希冀 敢陳所懷 不勝伏劒之志 謹遣原川等 拜表謝罪 伏聽勅旨 某頓首頓首 死罪死罪 兼進貢銀三萬三千五百分 銅三萬三千分 針四百枚 牛黄百二十分 金百二十分 四十升布六匹 三十升布六十匹 是歳 穀貴人飢

 十三年 春正月 大星隕皇龍寺在城中間 拜強首爲沙湌 歳賜租二百石 二月 增築西兄山城 夏六月 虎入大宮庭 殺之 秋七月一日 庾信卒 阿湌大吐謀叛付唐 事泄伏誅 妻孥充賤 八月 以波珍湌天光爲中侍 增築沙熱山城 九月 築國原城古薍長城 北兄山城 召文城 耳山城 首若州走壤城 一名迭巖城 達含郡主岑城・居烈州萬興寺山城・歃良州骨爭峴城 王遣大阿湌徹川等 領兵船一百艘 鎭西海 唐兵與靺鞨・契丹兵來侵北邊 凡九戰 我兵克之 斬首二千餘級 唐兵溺瓠瀘・王逢二河 死者不可勝計 冬 唐兵攻高句麗牛岑城 降之 契丹・靺鞨兵攻大楊城・童子城 滅之 始置外司正 州二人 郡一人 初太宗王滅百濟 罷戍兵 至是復置

 十四年 春正月 入唐宿衛大奈麻德福 傳學曆術還 改用新曆法 王納高句麗叛衆 又據百濟故地 使人守之 唐高宗大怒 詔削王官爵 王弟右驍衛員外大將軍臨海郡公仁問 在京師 立以爲新羅王 使歸國 以左庶子同中書門下三品劉仁軌爲 雞林道大摠管 衛尉卿李弼・右領軍大將軍李謹行副之 發兵來討 二月 宮内穿池造山 種花草 養珍禽奇獸 秋七月 大風毀皇龍寺佛殿 八月 大閲於西兄山下 九月 命義安法師爲大書省 封安勝爲報德王 十年 封安勝高句麗王 今再封 不知報德之言 若歸命等耶 或地名耶 幸靈廟寺前路閲兵 觀阿湌薛秀眞六陣兵法

 十五年 春正月 以銅鑄百司及州郡印 頒之 二月 劉仁軌破我兵於七重城 仁軌引兵還 詔以李謹行爲安東鎭撫大使 以經略之 王乃遣使 入貢且謝罪 帝赦之 復王官爵 金仁問中路而還 改封臨海郡公 然多取百濟地 遂抵高句麗南境爲州郡 聞唐兵與契丹・靺鞨兵來侵 出九軍待之 秋九月 薛仁貴以宿衛學生風訓之父金眞珠 伏誅於本國 引風訓爲鄕導 來攻泉城 我將軍文訓等 逆戰勝之 斬首一千四百級 取兵船四十艘 仁貴解圍退走 得戰馬一千匹 二十九日 李謹行率兵二十萬 屯買肖城 我軍撃走之 得戰馬三萬三百八十匹 其餘兵仗稱是 遣使入唐貢方物 縁安北河設關城 又築鐵關城 靺鞨入阿達城劫掠 城主素那逆戰死之 唐兵與契丹・靺鞨兵來 圍七重城 不克 小守儒冬死之 靺鞨又圍赤木城 滅之 縣令脱起率百姓拒之 力竭倶死 唐兵又圍石峴城 拔之 縣令仙伯・悉毛等 力戰死之 又我兵與唐兵大小十八戰 皆勝之 斬首六千四十七級 得戰馬二百匹

 十六年 春二月 高僧義相奉旨 創浮石寺 秋七月 彗星出北河積水之間 長六七許歩 唐兵來攻道臨城 拔之 縣令居尸知死之 作壤宮 冬十一月 沙湌施得領船兵 與薛仁貴戰於所夫里州伎伐浦 敗績 又進大小二十二戰 克之 斬首四千餘級 宰相陳純乞致仕 不允 賜几杖

 十七年 春三月 觀射於講武殿南門 始置左司祿館 所夫里州獻白鷹

 十八年 春正月 置船府令一員 掌船楫事 加左右理方府卿各一員 置北原小京 以大阿湌呉起守之 三月 拜大阿湌春長爲中侍 夏四月 阿湌天訓爲武珍州都督 五月 北原獻異鳥 羽翮有文 脛有毛

 十九年 春正月 中侍春長病免 舒弗邯天存爲中侍 二月 發使略耽羅國 重修宮闕 頗極壯麗 夏四月 熒惑守羽林 六月 太白入月 流星犯參大星 秋八月 太白入月 角干天存卒 創造東宮 始定内外諸門額號 四天王寺成 增築南山城

 二十年 春二月 拜伊湌金軍官爲上大等 三月 以金銀器及雜綵百段 賜報德王安勝 遂以王妹妻之 一云迊湌金義官之女也 下敎書曰 人倫之本 夫婦攸先 王化之基 繼嗣爲主 王鵲巣位曠 雞鳴在心 不可久空内輔之儀 永闕起家之業 今良辰吉日 率順舊章 以寡人妹女爲伉儷 王宜共敦心義 式奉宗祧 克茂子孫 永豐盤石 豈不盛歟 豈不美歟 夏五月 高句麗王使大將軍延武等 上表曰 臣安勝言 大阿湌金官長至 奉宣敎旨 并賜敎書 以外生公 爲下邑内主 仍以四月十五日至此 喜懼交懷 罔知攸寘 竊以帝女降嬀 王姫適齊 本揚聖德 匪關凡才 臣本庸流 行能無筭 幸逢昌運 沐浴聖化 毎荷殊澤 欲報無揩 重蒙天寵 降此姻親 遂即華表慶 肅雝成德 吉月令辰 言歸弊館 億載難遇 一朝獲申 事非望始 喜出意表 豈惟一二父兄 實受其賜 其自先祖已下 寔寵喜之 臣未蒙敎旨 不敢直朝 無任悅豫之至 謹遣臣大將軍太大兄延武 奉表以聞 加耶郡置金官小京

 二十一年 春正月朔 終日黑暗如夜 沙湌武仙率精兵三千 以戍比列忽 置右司祿館 夏五月 地震 流星犯參大星 六月 天狗落坤方 王欲新京城 問浮屠義相 對曰 雖在草野茅屋 行正道 則福業長 苟爲不然 雖勞人作城 亦無所益 王乃止役 秋七月一日 王薨 諡曰文武 羣臣以遺言葬東海口大石上 俗傳 王化爲龍 仍指其石爲大王石 遺詔曰 寡人運屬紛紜 時當爭戰 西征北討 克定疆封 伐叛招携 聿寧遐邇 上慰宗祧之遺顧 下報父子之宿寃 追賞遍於存亡 䟽爵均於内外 鑄兵戈爲農器 驅黎元於仁壽 薄賦省徭 家給人足 民間安堵 域内無虞 倉廩積於丘山 囹圄成於茂草 可謂無愧於幽顯 無負於士人 自犯冒風霜 遂成痼疾 憂勞政敎 更結沈痾 運往名存 古今一揆 奄歸大夜 何有恨焉 太子早蘊離輝 久居震位 上從羣宰 下至庶寮 送往之義勿違 事居之禮莫闕 宗廟之主 不可暫空 太子即於柩前 嗣立王位 且山谷遷貿 人代推移 呉王北山之墳 詎見金鳧之彩 魏主西陵之望 唯聞銅雀之名 昔日萬機之英 終成一封之土 樵牧歌其上 狐兎穴其旁 徒費資財 貽譏簡牘 空勞人力 莫濟幽魂 靜而思之 傷痛無已 如此之類 非所樂焉 屬纊之後十日 便於庫門外庭 依西國之式 以火燒葬 服輕重 自有常科 喪制度 務從儉約 其邊城鎭遏 及州縣課税 於事非要者 並宜量廢 律令格式 有不便者 即便改張 布告遠近 令知此意 主者施行

 三國史記 卷第七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